与人合租的女友


时间:2021/1/22 11:38:06

一)久別重逢

我的名字叫王浩仁,今年22岁,是一名大四的大学生,刚刚面临完专升本的考试,所以我比女友多读一年书。

我女友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在高三时候开始跟我拍拖的。我的女友叫贾玉婷,跟我同龄,她是一名英语外语科生,但不同的是她用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有名的学校。她有着口才了得的三寸不烂之舌,加上爽朗活泼的性格,一身健康的古铜色,让人感觉是一名搞怪的顽皮精灵。

她古铜色的皮肤那应该是天生的,因为女友的妈妈是一名外国的黑人,她是一名混血儿,所以皮肤都是那古铜色,虽然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三,却有着不协调是身体37D、25、35傲人的丰满身材。

在大学里她跟她宿舍最好的朋友林惠玲一起参加了学生会,很快的在大一的时候就当上了学生会外交部的部长。到大三的时候,她那学生会长面临毕业的论文的困扰沒时间管理,她还荣升为学生会的副会长并代理会长,她同学就成了外交部部长。

到了玉婷毕业的时候,很快就有外贸公司聘请她,本来玉婷的志愿是想成为一名幼师,她很喜欢小孩子。可是我知道那工作可以与外国人打交道,想她锻炼锻炼自己,叫她答应去锻炼一两年,顺便在那个期间叫她去考教师证。

事情可能就是因为我当时的一个决定,让我发现了玉婷是一个天生的淫货。玉婷去了公司以后,她那个部门是新开的,公司开始接轨国际,还需要请人,玉婷宿舍有四个人,所以她邀请了她宿舍的好友一起到这家公司里工作,可是有一位家里有安排,并沒有到这公司一起工作。公司也就是经理租的房子设立的办公室,开始的时候她们公司包吃住的,一楼是接待处,二楼是她们工作的办公室,三楼是住宿处,四楼是经理家。

玉婷去了那公司以后,我在4月28号那天去过她那里玩,她5月1、2、3号都不用开工。这是我第一次去她公司,去到看见两个熟悉的脸孔,那正是她宿舍的两位,一位是惠玲,另一位叫张翠霞。

惠玲给我的印象是一位温柔细心的女孩子,长着清秀的脸,有点古典美的气质,长着一米六五的高挑身材,有着白嫩细滑的皮肤,脸上总是有淡淡的红霞,虽然话语并不多,但是开口说话总是带着一种羞涩的感觉,但美中不足的是惠玲那32A、22、33的身材,完完全全的是一位高瘦平,虽然沒摸过,但是总觉得跟我的胸部沒什么两样。这跟玉婷性格样貌是完全相反的人,却是她最好的朋友。

而翠霞,我都是大二认识她们的,那时翠霞跟惠玲是一样的,感觉都是很文静的乖乖女。可是大三的时候开始变得很风骚,衣服也穿得很暴露,她虽然有非常出众的样貌,也沒有巨大的胸部跟身高,只有一米五七,34C、24、31的身材,可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骚劲,简直可以让男人神魂颠倒、勾魂夺魄。

据说翠霞在大三的时候跟了一位大她几年的男人,就经常不在学校住宿而在外面过夜,大四时候还说她结婚了。还有她能顺利毕业也都是陪教导主任睡回来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就难说了。但这些毕竟是私人事,当然也不去加以过问了。

每次去到玉婷那里,我都会跟她们几个出去吃饭的,这次当然也不例外,我也同样的约了她们出去吃饭。惠玲是很细心的人,她每次都会为我夹菜、为我盛饭,这让翠霞看见,当然就去取笑玉婷,说我跟惠玲更像一对。

当然我跟玉婷都已经拍拖好几年了,也不像当年那样特意找话题去逗她,自然现在有机会当然是拿她乐乐,配合着翠霞话语跟惠玲很亲密的样子气玉婷,虽然是有讲有笑,自然玉婷也暗里生醋风,看见玉婷吃醋的样子,总觉得很开心。

不过回到宿舍以后,自然也有着苦头吃,玉婷会对我不理不睬的,我就用霸王硬上弓的办法把玉婷推倒在床上就地正法。我把两根手指伸入到玉婷的口中夹着她的舌头,一手把她的外衣给揪上去,映入眼帘的是那浅蓝色的胸罩托着那双高挺的古铜钟,犹如是轻轻的一碰,这两个铜钟会在少林的佛家圣地里迸击出划破清幽的巨响,仿如万军包围的感觉,让人都不敢大力地抓碰这双巨乳。

我用舌头轻轻触碰着乳房,顺着乳型慢慢地滑入乳沟里,阻挡着这两个铜钟的接触,舌头来回地摩擦着,让傲人的乳沟沾满着我的口水,一手夹着玉婷的舌头,另一手慢慢探入胸罩里面寻找那秘宝,指甲尖在乳晕上轻轻的刮弄。

每当我的手划过乳头,玉婷的唿吸就会急速起来,只要我手轻轻一捏乳头,玉婷就会发出「唔……唔……」的呻吟声。虽然知道玉婷的胸部是敏感区,但以前这样轻轻一捏也沒有这么多反应的,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她那眼神,彷彿我触碰到她的伤口处,不停地仇视着我。

可能是因为距离上次来已经快两个月了吧,加上上次走的时候跟她小吵了一下,冷战了两个星期。在那两个星期里我们都沒有通话,最后是她主动和好,我其实是忘记了那是在復习专升本的课题,见她主动和好当然答应啊!不然也不知道要哄到什么时候才能和好。

玉婷的身体变得极度敏感,我更是兽性大发,直接把胸罩硬往上一推,这粗鲁的动作貌似给了玉婷更大的快感,她的乳头快速地变硬。玉婷有着橘粉色的乳晕,乳晕虽然不大,但是在古铜色的巨乳上显得特別明显,加上勃起的乳头,我已经完完全全禁不住诱惑了,双手大力搓揉着大铜钟,嘴不停在玉婷嘴里乱吻。

玉婷已经是意乱情迷了,鼻子里发出了闷哼声:「嗯……嗯……嗯……」嘴里发出含煳不清的呻吟声,双手反抗的推开着我的身体,这时候的玉婷感觉就像完全进去了一个被强姦的状态,如此的真实。

我顺着玉婷的脖子往下亲,直到胸部处,双手紧紧地挤出玉婷的乳头,来回地在她那两个乳头中亲吻,同时还伸出舌头来回地舔弄。我用力地吸啜着玉婷的一个胸部,手在大力捏着另一胸部的乳头,我特意在亲吻的时候发出淫亵的声响来:「唔……唔……唔……啜……啜……啜……」

此时玉婷发出动人的呻吟声:「嗯……嗯……嗯……啊……唉呀……停……停啊……啊……」可是身体却自然地扭动起来,两腿不停地夹紧摩擦着,背部稍稍提起了少少,让胸部感觉上更丰满、更大了

我轻轻的解开了玉婷的裤钮扣,手慢慢地深入玉婷的神秘花园里查找着神秘开关时,可是花园早已经是爆了水管了,已完全水淹了整个腹地。玉婷感觉到我的入侵,身体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两腿自然地夹住我的手,用那种不和谐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感觉到我就是一名强姦犯引来了一种从沒试过的紧张感。

可是在慾望的驱使下,我并沒有多加去思考,手指在仅有的空间里探索着玉婷的开关,手指划过玉婷的阴道口,淫水给手指牵引着,弄得整个阴户变得更湿润了。可是玉婷肥美的大阴唇因为紧紧地夹紧着,让我很难深入触碰到那神秘的开关,只好长驱直入慢慢地深入玉婷的阴道。

手早已经湿透了,轻轻一滑就能进去,可是在我并沒有进去,平时我手指要进去都得先把手给洗干净,玉婷怕髒,每次摸她下面的时候都得洗干净,可是这次玉婷紧紧闭上眼,头轻轻向上擡气,两腿慢慢地张开,鼻子喘着大气,胸口一起一伏,准备着我入侵的姿态。

我见玉婷已经是慾火难耐的情况了,开始脱玉婷的衣服,她也很配合地让我俩都把衣服脱清光。我们赤裸裸的相拥着亲吻,我欲又想把手指插入,我的动作很温柔,玉婷却恢復了平时的高傲姿态,狠狠地在我手背上打了一下:「髒啊!啪……啪……」然后抓住我的鸡巴套弄着:「浩仁你爱我不你愿意娶我不」

我捏住她的鼻子:「当然爱你啦!」

她微微的一笑:「浩仁,你插进来吧!我要跟亲爱的做爱!」然后抓着我的鸡巴往她的阴道口处放。

我亲了她额头一口,把她两腿掰成M字型,低头看着玉婷的阴户,这阴户真是百看不厌,天生古铜色的皮肤连续到阴户。玉婷有着浓密的阴毛,她的大阴唇很肥厚,紧紧地包住洞口,就像两扇铜门紧紧的关着,用手轻轻张开,粉色的小阴唇里微微张开的小矿洞,淫水在洞口晶莹晶莹的,像是一个满是钻石的宝穴,从外面看进去粼光闪闪,真是美不胜收,让人的目光不能移开。

我往那里轻轻的亲吻下去,这是我第一次去亲吻阴道,一股浓烈的骚味刺入鼻子中,尽管如此,我还是用舌头舔遍了玉婷的阴户,整个阴户已分不出哪些是我的口水,哪些是玉婷的淫水了。

玉婷的反应表现得很舒服的呻吟着:「喔喔……喔……嗯哼……好痒!好痒啦!大力一点……喔……」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面对玉婷如此放荡的叫声,往玉婷身上一趴,鸡巴往前一挺,可是根本就沒对准洞口,狠狠地撞在玉婷的大阴唇上,玉婷「啊……」的一声,两眉凑紧在一起。

虽然玉婷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可是阴道里却发了大水,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淫水沾湿着我的鸡巴,然后我对准的往里面插进去,玉婷更是把腿张得更开,让我插得更进去。

我用力地往前挺,可是鸡巴只进去一半就给玉婷淫穴的阻力顶着了,玉婷的阴道进入洞口并不难,可是越进去就越窄,正好我的鸡巴是棒球状,上粗下细,越是进去就感觉到鸡巴给勒得越紧。

我慢慢挺入,玉婷一脸痛苦的样子,我亲了亲她的嘴唇,让她舒缓着痛苦。每次我进去时,鸡巴总是有一种给勒紧的感觉,软软的、痛痛的,抽出来的时候阴道壁强力的吸附着,让我每次跟玉婷做爱都是慢慢地抽插,玉婷每次都会说:「痛……好痛啦……慢一点……慢……嗯……」

跟玉婷做爱就是强力的活塞运动,很快地我就全身是汗了,我身体紧紧地压在玉婷身上,她那丰满的胸部来回地摩擦着我的皮肤。虽然玉婷阴道淫水很多,可是她的阴道越是感觉到舒服,就会勒得更紧,玉婷的子宫很深,我整根鸡巴进去了,都不能接触到她的子宫口,不是我鸡巴短,只是玉婷的子宫确实很深。

我用盡全力不停地来回抽插,玉婷是呻吟声不断的提高:「啊……啊……老公……好爽!好舒服啦……幹死我……拜託你……嗯……啊……」估计在隔壁房间的惠玲都能听见了。

可是为什么我跟玉婷做爱的时候会想到惠玲让我更刺激的抽插着。玉婷兴奋的叫我从后面幹她,可是我脑里想着惠玲沒心在听,玉婷叫了三次我才听见,我抽出了鸡巴快到阴道口的时候,从玉婷的阴道里一股淫水顺着鸡巴直到阴囊流

出,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我沒试过从后面插,我从后面摩擦了几次都不能磨进去,玉婷好像急不及待地轻扭动着她的小腰,好像很熟练地把屁股擡高,让我鸡巴更好的进去。我从后面进去貌似比前面更好进,用力地一挺,就能把整根鸡巴送到里面去了。

这举动更是让玉婷感觉更大、更爽,舒服的呻吟起来:「老公……好……刺激……哦……爽……爽坏了……啊……」玉婷的腰自然地往后挺,配合着我的抽插,虽然动作不快,可是每一次都把鸡巴深深的烙印在这洞穴里,不停地抽取着洞穴的钻石。

淫水从玉婷的黑丝的弯曲的绳索滴下,每一滴淫水就像冒险家在高山处攀爬着绳索,我不停的撞击正如那些勐烈的巨风吹袭着,让那些已经是年事已老的冒险家葬送在白白的雪地床舖上。

玉婷扭动着小腰,迷人的胸部来回地晃动,我双手抓着玉婷的小腰,让每一下冲击都变得孔武有力,玉婷忘我的叫着:「洩了……老公……不要……停……快……快点……啊……啊……啊……」

我在强力的快感下,很快就射了,完完全全地射入了玉婷的阴户里。这是我第一次内射进去,玉婷的阴道不停地因为快感而收紧,像是搾干我鸡巴的每一滴精液。在这个同时我跟玉婷软软的倒在床上,玉婷发出迷人的喘息声,鸡巴在快感淫穴中享受着玉婷的体温。

玉婷看着我,深深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浩仁你今次很厉害呢!你好坏,老喜欢强暴人家!」

我看玉婷妩媚的笑容逗着她说:「是啊!我就喜欢强姦你。不但如此,我还喜欢看着別人强姦你。哈哈!」

玉婷生气的瞪了我一眼,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捏了一下:「不理你,你个坏蛋!哼!」然后紧紧地抱着我

可是在那一个瞬间,玉婷听见我喜欢看她给人强姦的话,我感觉她的神情好像有点伤感。可是当时我只是认为我拿她开玩笑,她不开心罢了,可是却想不到真有其事!

第二天,我们几个又一起吃饭,翠霞取笑着我们,说我们做得那么刺激,连她那也听见,玉婷跟惠玲都脸红红的。我看着脸红的惠玲,想起了昨晚做爱的时候想起惠玲,心里就是想逗她玩:「惠玲,你也听见了沒有改天我们试试吧!哈哈!」

惠玲的脸就更红,更可爱了,什么也沒说的呆呆的站着。翠霞就忙着护在惠玲面前说:「有本事你沖着老娘来!看老娘不把你鸡巴骑到阳痿!」

我装着色狼的样子去调戏,结果给玉婷狠狠地抓着我鼻子捏了一下,还踢了我一脚!她们两人都开心的笑着我们说:「有人吃醋了,看你还知道错了沒哈哈哈!」

虽然我跟玉婷之后的几天都有做爱,可是都沒有强上她,都是很规矩的,也沒有从后面插了。

(二)淫慾秘密

今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一天,现今已经是9月26,步入今个秋季了,在暖秋的懒洋洋的日子里,我悠闲的坐在校园的一角榕树的石板凳下,暖暖的风吹送着,这让我回想起5月跟玉婷的激情的几天,刺激的性爱经过让我裤裆顶得老高。

我的慾情高涨着,因为玉婷的公司要把她们的宿舍弄成资料室,每人二百元的补助让她们在外面找租房住,因此玉婷搬了出去,跟一位我从沒见过的男子合租。

为什么我会同意玉婷跟一个男子做这种危险的行为其实也沒啥,那个男子是玉婷公司的合作公司的员工,加上还有惠玲跟玉婷一起呢,这让我更加不担心了。因为玉婷之前也可以说跟她经理合租啊,楼上就是住着她们的经理了,这可能也是我对玉婷的一种信任吧!毕竟我们都拍拖了这么多年了,两个女孩子在外面住,有多个男生在,多少能保护一下她们吧!

那男的叫黄俊勇,大我们三年,今年25岁,很巧是和玉婷同一所学校毕业的,是玉婷的一位学长。他是船运公司的一名员工,在货运上玉婷要经常咨询他的价格等各方面,在工作的接触里,她听见玉婷的名字就很快地报出了玉婷的学校跟在学校里的表现,两人有好的话题,自然很快地相处得很好了。

玉婷出色的身材、可爱活泼的脸蛋,加上在学校学生会出色的表现,在学校里引来很多人的关注,也有很多人想追求玉婷,可是玉婷一直深爱着我,所以都拒绝了。

俊勇是美术社团的社长,大学期间受到很多学妹的追求,原因不是因为单单他的画笔很好,还因为他有着俊朗的外表,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人不算高,只有一米六五,不然他肯定在学校是学草级的帅哥了。玉婷在大二才升任外交部的会长,那时候俊勇已经出去实习了,所以俊勇老说跟玉婷相见恨晚。

俊勇是那里的当地人,所以他在那里有一所小住房,他爸妈在城市的市区工作,在那边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所以都不跟勇哥一起住。俊勇的这房子并不算大,是俊勇家里的旧房子重建,所以只有两层,起初俊勇是跟惠玲提起合租的,想让惠玲叫上玉婷一起去他的房子里住,玉婷咨询了我,问她和惠玲跟一位他们合作公司的男员工合租,我同意不

玉婷并沒有在我面前提起俊勇的资料以及评论他的为人,这些都是我问惠玲才知道的,估计是玉婷会认为我不同意她跟陌生的男人一起合租吧,可是我却同意了的玉婷的合租,在6月1日玉婷跟惠玲就跟俊勇一起合租了。

面对一个不认识的男子跟玉婷合租,虽然有惠玲陪伴在一起,但我毕竟已经有整个夏天沒去找玉婷了,多少有些对玉婷出轨的性幻想。这不是我们的感情已经变淡了,而是因为我夏天参加了暑期工,还有要復习专升本的试题,已经是忙不过来了,加上在夏季玉婷的公司是最忙碌的时间,整天要加班加点。

虽然我们盡量在玉婷10点睡觉前保持每天都通一次电话,但是有时候可能是她工作太累了睡着了吧,我打电话过去她也不接。自然她也抱怨过,在7月末我领了这个月的假期工资时,兴高采烈的告诉玉婷,玉婷要求我去找她玩几天:「下个月不要做了,过来我这边吧!我们到外面租一间房住玩煮家家好不好」

我呆了一会犹豫了一下:「总不能惠玲自己一个跟一个陌生男人住一起吧加上我还得復习考试。」

玉婷马上声音都变了哭泣起来道:「你就会考虑惠玲,你就沒考虑过我么我很想念你,很像跟老公你抱着一起睡,一起做爱爱的坏事!」接着一直就是玉婷的哭泣声。

我马上答应玉婷的所有要求,可是她的哭泣声里完完全全听不见我说什么,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沒用。过了一会,传来惠玲跟一个很有磁性的陌生男人的声音安抚着玉婷,哭泣过后,玉婷同意了我们暂时不见面,说是她最近工作压力大才发了一下小脾气,但是我们相识拍拖纪念日一定要去找她过,我自然也同意她的要求了。

为什么今天我这么舒适的在学校一角坐着想念着玉婷因为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纪念日啊!昨天晚上我打了个电话骗她,跟玉婷说正好那天有专升本的考试,不能去陪她,只好推迟一两天过去,说肯定陪她好好的过国庆黄金週,虽然玉婷很不满意,但是为了我的前途也沒什么怨言的只好答应了。面对着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友,心里总是乐滋滋的。

我那天跟惠玲说了我的计划,惠玲好像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却欲言又止的停顿了一会,还是跟我说了合租的地址,还有告诉我那天到了给她个电话,她把钥匙带给我。

在9月28号,一切准备妥当了,我一大早就出门,经过五小时的车程,去到已经是1点多了。约了惠玲在车站等我,我们出去吃了顿饭,惠玲并沒有说她跟女友的生活,只是说她今天请假了。我问她今晚在哪里住,她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今晚不回去那边住,然后就给了我钥匙说去行街了。惠玲的行为虽然让我感到有点奇怪,可是平时害羞的她让我察觉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

吃完饭,行街了一段时间然后坐车转入去玉婷工作那个区,到了那里已经是4点半了,发觉还早,还有一个小时玉婷才收工,我到附近的网吧充了五块,可是一玩完全大出我估计,足足玩了两个小时。

在这期间我无聊的上了一个色情网站,看见了一个帖子让我极度兴奋,标题是「偷拍情侣堤坝调情」,这堤坝正是玉婷公司来回的必经之路,堤坝边上坐着一个棕色头髮的美女趴着在亲一个男的鸡巴,那女的衣服给推了上去,露出巨大的酥胸,那男人一手抓住那女的巨乳,另外的一只手伸入女的超短裙里。

图片是偷拍的,距离感觉很远,虽然看得不清晰,但是从远处看那女的身姿挺像玉婷,可是玉婷并沒有染头髮,看来是一个很像玉婷的染髮美女,在玉婷工作的地方不远处跟男友调情。本来只是抱着对玉婷出轨的性幻想,可是突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帖子,让我不停地去联想着玉婷,这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我害怕我心爱多年的玉婷会出轨,喜的是因为我的性幻想得到满足,让自己得到一种莫的快感。

因为路并不太熟悉,摸黑的寻找着玉婷的合租房子,幸好惠玲把屋子的特徵都告诉我,不然我真的要每家每户的门牌都去看一次。接近屋子,屋子有两层,上层就是一个房间,还有屋顶种了一些小花草,下层亮着灯光,看不出里面的结构。我试探式的给里面打电话,很清楚地听见玉婷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马上拿出钥匙开门偷偷的进去,准备好冲进去抱着玉婷好好的亲吻她。

可是在一打开门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愕然了,看见一个女的扶着沙发,一个男子努力地在后面抽插着,玉婷的电话在旁边的餐桌上响着震铃,彷彿为这对男女奏响着抽插节奏的乐章。

那对男女看来完全沒有留意到我的进来,为什么我还用「那对男女」去称唿他们可能是我还抱着一种巧幸的心理吧!因为那女的髮色是棕色的,还有我完全看不到她的脸蛋,可能这只是那男人的女友,又可能是玉婷的电话今天沒带,只是碰巧的放在家里……各种各样的自我安慰藉口。

可是却给这女郎的一句话打破了我的美梦:「俊勇……喔……天啊……我的小穴好痒啊……喔……好舒服……快……再快点……痒毙了……好爽……好舒服喔……我要被……肏死了……」

传入耳朵中的是我听了好几年的玉婷的声音,看着那熟悉的身材、熟悉的肤色、熟悉的声音,在这名名为俊勇的男子鸡巴抽插下发生着微妙的化学反应,玉婷的身体是在配合着俊勇的抽插散发出迷人的骚姿。我完完全全的呆立在那里,这是什么情况我的玉婷在我们拍拖纪念日跟別的男人搞在一起了!

俊勇听见玉婷的这么淫荡的话语,身子往下压,双手抓着玉婷的巨乳不停地搓揉着,让玉婷的巨乳形状不停地变化着。玉婷因为俊勇的身体重量,两手手肘架在沙发上,两腿顶着沙发的边,使屁股擡得更高,让俊勇的鸡巴更好地插得更深入。

俊勇淫淫的笑道:「哈哈……玉婷你这骚货,挺起屁股让我插得更深入,看你的骚穴把我的鸡巴整根吞了进去,真是骚!」

玉婷一脸红霞,屁股不停加快地扭动:「喔……俊勇……我很骚……我是你的骚货……你插死我……插死我这个骚货吧……天啊……好爽……要高潮了……快……用力点……俊勇……喔……」淫穴跟鸡巴的抽插发出淫荡的拍击声来。

这时俊勇抽出了他的鸡巴,握着龟头不断在玉婷的阴户上摩擦着,玉婷完全受不了了的扭动着她那丰满的屁股。我害怕的退了出门外把门关上了,我贴着门还是听见了玉婷的那句话:「俊勇……你快插进去啊……快用大鸡巴肏骚穴……快……肏死我……」

我喘着大气,这时候的我心情十分慌乱,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的性幻想真的成为事实了,完完全全发生在我身上,连外人都偷拍到玉婷跟俊勇在堤坝偷情,我该如何是好,现在就冲进去打他一顿我握紧了拳头,可是身体一直不能动,心头有着一直从沒有过的好奇感,玉婷的另一面是如何的

最终我还是转到屋子的一旁从窗口往里面偷看,这时候玉婷把屁股往后挺,希望能把俊勇的鸡巴纳入到淫穴里:「我受不了……俊勇……你个坏人……你怎么可以用鸡巴折磨我……喔……別这样……喔……」

俊勇坐在沙发上,挺着他那根鸡巴,他的鸡巴并不粗,可是却很长,大概有20公分的长度。他那矮小的身材居然有着这样的长鸡巴,看来俊勇的身高发育都长到鸡巴去了。俊勇以高傲的姿态对玉婷说:「你帮我把鸡巴含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肏你,嘿嘿嘿……」

平时的玉婷根本就不愿意,可是现在的玉婷根本不去考虑,一口含住俊勇的龟头,顺着俊勇的的龟头往下,鸡巴在玉婷的嘴巴里慢慢地不见,然后看见玉婷痛苦的样子,可是还紧紧抓住鸡巴,使劲地上下套动,嘴巴在吐出鸡巴的时候还不停地用舌头来回地摩擦龟头。

玉婷为俊勇含鸡巴时还不停地发出「嗯……嗯……啧啧……喔……嗯……啧啧……嗯……嗯……啧啧……嗯……」的声音来。

 俊勇一副非常舒服的样子说道:「爽啊……技术真好,你服侍得真好,鸡巴爽了就狠狠地肏你的骚穴。」玉婷一边为俊勇含着,一般用手指抽插着自己的淫穴,淫水不停地被手指从淫穴里抽出,缓缓地在指间滴落到地上。

这样维持了五分钟后,俊勇满足的说:「你自己上来吧!把鸡巴插进去。」玉婷爬上去俊勇身上,一手扶着俊勇的肩膀,一手抓着俊勇的鸡巴,屁股翘起对准着自己的淫穴,慢慢地往下坐,玉婷一脸满足舒服的样子。

鸡巴进去了一半,俊勇坏坏的快速一挺,让整个鸡巴插了进去,玉婷的头马上往上仰起来,深深的发出了「啊……」一声,然后玉婷双手紧紧地抱着俊勇的脖子,舒服的叫着:「鸡巴……顶……顶到……花心了……啊……要死……要死了……肏得好深……爽……顶死我了……啊……」

俊勇的鸡巴直顶着玉婷的子宫口,玉婷不停地扭动着腰让鸡巴在子宫口摩擦着,开始玉婷只是前后的扭动着腰,慢慢地玉婷变成了转动着她的小蛮腰,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了。

玉婷只是在扭动,俊勇根本就沒开始抽插,她已经爽得叫翻天了:「啊……好爽……喔……喔……嗯……好爽啊……我要……高潮了……喔……」

俊勇抱着玉婷的腰开始抽插起来:「哈哈哈……既然这样,就让哥哥我好好的插爽小骚货。」

玉婷这个时候已经是忘我了:「喔……我的好哥哥……嗯……嗯……你来幹死小骚货……好爽……幹死骚货了……这大鸡巴……要幹死骚货了……好深……插得……好深……好爽喔……大鸡巴哥哥……我要出来……我不行了……要高潮了……天啊……喔……啊……」

俊勇被玉婷的呻吟声刺激得不停地加快着抽插速度,玉婷也加快了扭腰的速度,在玉婷的呻吟声下,她全身抖动着。只见俊勇紧紧地抱着玉婷,头伏在玉婷的香髮里。玉婷高潮了,她在俊勇的抽插下高潮了,她跟我做爱从沒试过这样的满足的高潮,而现在的我只能看着精液从淫穴跟鸡巴的缝隙间流了出来。

我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脑袋一片空白的使劲往外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我一直在跑,直到一个车站我撞倒了一个人,我连忙道歉,扶起时看见是惠玲,我的眼泪慢慢地从眼眶流下。

惠玲扶着我,什么也沒说。她应该是今天买完东西回来,地上还散落着很多东西,她根本不理会那些东西,想扶我走,我忍着泪水帮她收拾好东西,示意我沒事,可是她还不停用纸巾为我擦拭着落下的泪水,然后两人走向她的宿舍。

(三)哭泣回忆

我跟惠玲回到了她的宿舍,虽然她路上一直寡言不语,但我心里已经清楚地知道她不是跟玉婷一起住了。

到了惠玲的宿舍,离她们的公司是另外一边,离公司特別远。一关上门,我的泪水已经停止不下来,不停地从眼眶里直涌而下。惠玲紧紧地抱着我,虽然无声无息,但是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事了,一米六五的身体撑着我软软的身体,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惠玲瘦弱的身子是那么的可靠,那么的强壮。

当我慢慢地停止了哭泣的时候,却发现惠玲满脸都是泪水,她也在哭,可是为了我,她根本不愿意把声音哭出来,咬着嘴唇的流泪,把嘴唇也咬破了少许,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嘴,一手紧紧地楼着她的腰部,心里更是痛如刀割。

惠玲楚楚动人的模样,我已经忍不住了,亲吻着她咬破的嘴唇,把惠玲放倒然后将她紧紧地压在床上。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或许是玉婷的背叛,又或者是一种报復,我一下把惠玲的衣服推高,手伸入惠玲的胸罩里面抚摸着她的乳头。惠玲的哭泣呜咽声更大,双手推着我的头,狠狠地在我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让我一下冷静了许多。

惠玲一边哭着一边说:「我该怎么办我很害怕,翠霞是这样,玉婷也是这样……」哭泣过后,惠玲开始跟我讲述她的发生经过。

一切的事情发生在三月的时候,惠玲跟翠霞是十二月初的时候入公司的,入公司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公司是有提成加成,管理的地区也是有经理分配的,对各位都是合理公平地分配的,所以在三月的那次公司交际会上,很多合作的客户还有合作的公司都到临,是一次提升自己人缘以及客户的机会。

那段时间刚好是我跟玉婷的冷战时期,也是俊勇跟玉婷的第一次见面,我估计他们的姦情是由那一次开始的,因为那次交际会以后,本来冷战的玉婷竟然主动找我原谅和好,这更让我怀疑。

在那次交际会上,在一家有合作关系的小红酒吧里举行,红酒吧只是有一个大厅。可能是经理认识很多人吧,公司虽然刚刚创立,可是已经有很多合作伙伴了,在晚会上也有不少美女参加,可是表现最突出的是玉婷跟翠霞。为什么那天晚上玉婷穿了一套OL的制服装,在这种交际会上是很平常的,可是修身的制服令玉婷37D的巨乳把上衣挤得满满的,像是轻轻抖动巨乳就会把上衣的钮扣全部挤掉,狠狠地暴露出她的巨乳。

还有那35的丰满巨臀在修身的裙子里顶起了,把本来到膝盖的裙子,只能盖到大腿处,配合高跟鞋以及黑丝,吸引了无数男性的目光去不停地扫视着玉婷的巨乳、丰臀以及黑丝跟裙子间暴露的那一段嫩白的迷人大腿。

而翠霞的服装更是风骚迷人,一件高领的丝质衣服,可是只有前面有布料,胸口是一个豹纹的束胸胸罩,可是那丝质衣服分明就盖不住这性感的胸罩,衣服从小蛮腰处往后背方向打了个小结,整个后背除了豹纹胸罩以外完完全全暴露在从人面前。

而裤子是一条超短裤,暴露了整条长腿,可是却看不见她的内裤,这让男人们更是好奇心的想脱下她的超短裤,看看里面是不是一样性感的豹纹内裤,或者是透明的T-back,性感的胴体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在那次交际会里,本来就有着甜美样貌、可爱的笑容、火辣辣的身材的玉婷加上本来是外交部会长的经验,很快得到很多客户的赞赏,虽然在她那俊勇师兄的保护下帮忙推酒,可是自己也不免喝了很多,很快就脸红红、头晕晕了。

喝得有点醉的玉婷虽然有俊勇保护,可是脚步已经有些飘飘了,惠玲跟俊勇就一起要送玉婷回去,可是不能这样就走啊,惠玲被这帮男的连灌了三杯红酒才放玉婷走。他们在回到公司下不远处的公园里,玉婷可能吹了点风就开始吐了,俊勇跟惠玲说叫她回去看着翠霞,免得她到时候喝醉了沒人照顾,玉婷就交给俊勇来照顾。

听到这里,我感觉到这次的事情并不是玉婷出轨的开端呢!我暗暗质问自己哪里做错了,会让玉婷出卖我,还是玉婷的天生淫荡去勾引男人呢可是我跟她的感情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是那么的爱我,要是出轨,早就应该发生了!

惠玲回到小红酒吧,里面变成了一片热舞天堂,播着强烈节奏的DJ音乐,一群人不停地扭动着身躯。可是在人群中一下就看见了翠霞,她迷人的身姿,週边不时有男人接近,她有时软软的推着男人的胸膛,有时紧紧地搂着男的脖子,小蛮腰不停地扭动。

不少男人在跳舞中总是装不经意地触碰着翠霞,不停地去吃她的豆腐,而翠霞并沒有当一回事,任由男人从她身体触碰着轻轻的滑过。而翠霞的超短裤估计扣都被男人给拉松了,裤子轻轻的往下跌了下去,暴露出那性感的豹纹内裤。

惠玲过去抓着翠霞的手想拉她走,可是翠霞并沒有同意,继续扭动着身躯。本来已经给惠玲拉走了一位美女,这群男人哪里还愿意给惠玲再拉走翠霞,几个男人上去把惠玲拉开,那些人在拉扯惠玲的时候,看见惠玲有几分姿色,还有人用手摸她胸部,还有的摸她屁股,尽是佔她的便宜。

惠玲想反抗,可是之前喝了三杯红酒,已经是有些头晕晕的,根本就沒有力气反抗,幸好这次交际会都是认识的合作伙伴,多少有些收敛,不敢太过放肆,不过要是惠玲在那个情况下在普通的酒吧里,给这样的一群不认识的人拉扯,估计就给拉了去包间被这群禽兽给强姦了。

惠玲十分迷茫的退出了小红酒吧,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然后进去了一下洗手间,出来后发觉翠霞被经理扶着走出外面,她跟上的时候,看见经理坐着他那小车送翠霞回去了,本来迷茫的惠玲看见这样的情况,心情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路上的药房买了一些解酒药,回去照顾她们两位,惠玲经过公园认为玉婷已经回去宿舍了,就不进去公园里面看,直接回宿舍去。到了三楼的办公室后,里面经理的办公室灯光四起,惠玲只是打算进去把灯关好,可是进去却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翠霞坐在经理的办公台上,她那性感的丝质衣服、超短裤还有经理的外套全都已经在地上尸横遍野了。翠霞的胸罩被推在腰间,翠霞的胸部很傲人坚挺,饱满结实的胸部上残留着红红的手印,胸部的乳头呈紫红色,上面还残留着经理的口水花。

翠霞双手往后挺着,撑着M字型两腿,那豹纹内裤早已经陷入了阴唇里,两片灰灰的大阴唇紧紧地夹着内裤边缘,内裤的上端已经给那群禽兽捏到已经皱在一起,露出浓浓黑密的阴毛,内裤上已经湿一大片。

经理一手按在阴道口的内裤上轻轻的按着、摩擦着,一手抓着翠霞的脚腕,亲吻着她的脚趾。翠霞一脸很舒服很享受的表情,迷人的眼神盯着经理的裤裆,双手开始搓揉自己的乳房,舌尖舔着自己的嘴唇,然后主动地下来,把经理放倒在地上,骑在经理的身上,开始脱经理的衣服。

惠玲到了现在已经不能继续看下去了,跑了去楼下的公园处,迷茫的她站在公园出口处开始哭泣起来。她自己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玉婷从后面抱着她,玉婷问惠玲什么事情,可是玉婷的身体不停地发抖。

惠玲紧紧抱着玉婷的头,说了上面发生的事,玉婷安抚着惠玲,但玉婷不停地流着眼泪,哭得比惠玲还厉害。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决定不去提起这事,当沒事发生的回去,那天晚上她们都不敢惊动翠霞的房间。

至于惠玲发现玉婷的出轨,是在七月我不去找她那次吵架以后的第三天。那天本来是惠玲加班的,可是在公司翠霞又不愿意走,进去了经理的办公室。惠玲清楚地知道翠霞进去做什么,只好提前回去了,可是回到出租屋里,又让她看见了一幕她不应该看见的事,俊勇正跟玉婷在大厅里交合着,惠玲又一次去了那公园里面哭了很久,直到很夜很夜,玉婷给她电话的时候才回去。

上一篇:爱液流得满地 下一篇:夫妻合租交